登 陆 注 册

010-65537365

  • 电子邮箱:zhaohui@qiche365.org.cn
  • 信函地址:北京市天通中苑51号315-316
首页|汽车投诉|专家答疑|召回知识|新闻中心|召回公报|汽车知识|汽车三包|牛车实验室

混改大幕下的奇瑞:业绩萎靡高管离职 入主绯闻不断

2018-06-11中国经营报

    “奇瑞混改”这场大戏正在徐徐拉开帷幕。5月29日,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汽车”)在芜湖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

    有媒体报道称,奇瑞汽车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的现金引入外部投资者,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入股奇瑞汽车。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奇瑞汽车,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应。

    谁会成为奇瑞汽车新的“东家”?就在不久之前,各大媒体传出宝能集团将入股,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以“胡说八道”进行了回应。随后,又有自媒体曝出,入股方案将是普拓资本领头,神华集团参与,记者也致电普拓资本,对方在记录了记者的联系方式后表示,需要向领导汇报。

    从目前的情况看,奇瑞汽车混改可能已经“箭在弦上”,但入股方依然未知。放眼整个行业,奇瑞汽车混改意义重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杜芳慈表示:“奇瑞可能是国企新一轮混改的‘排头兵’。”

    “绯闻”对象不断谁将入主奇瑞?

    从去年开始,奇瑞汽车混改的流言就开始流传。今年5月,有媒体公开报道称,宝能集团拟出资250亿元~270亿元,以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并成为第一大股东,除此以外,复星国际、鼎晖资本和正道集团都参与了竞标。对于此事,尹同跃以“胡说八道”进行了回应,复星国际、正道集团也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分别表示“对市场传闻不予评论”“一切以公告为准”。

    但是,随着此次职工代表大会召开,奇瑞汽车引入投资者一事或许“板上钉钉”了。有消息表示,奇瑞汽车计划出让至少51%的股权。有部分媒体认为,目前宝能集团可能处于“领先状态”,去年底,宝能集团豪掷66.3亿元收购奇瑞汽车旗下观致汽车51%的股份,近期又传出要入股昌河铃木。由此可见,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布局汽车产业的动作不小。

    但是同时,按照规定,国资转让必须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挂牌,在宝能集团收购观致汽车一案中,曾经出现过第一次挂牌无人收购,第二次才达成协议的情况,所以在摘牌未完成前,谁都有可能入主。杜芳慈也认为:“一切都还不好说,宝能在汽车领域经验太浅,可能不一定适合奇瑞汽车。”

    数天前,有自媒体曝出,奇瑞汽车真正的参股方或许是普拓资本领投,神华集团参与。在普拓资本官网上,记者发现,早在2017年1月,普拓资本、神华集团还有奇瑞汽车就进行了级别很高的三方会谈。

    公司官网称,此次会面由普拓资本合伙人董艺亲自带队,董事总经理贾健,执行董事彭辉、刘致勇等同行。同时神华集团总经理凌文、副总裁张继明等一众高管也参与了会谈。

    奇瑞汽车方面,尹同跃、副总经理刘杨、奇瑞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副总经理徐晖进行了接待。普拓资本官网写道:“近年来,神华与普拓积极探讨混合所有制改革,并在资本运作领域开展了一系列积极有益的合作。神华与奇瑞在动力电池、新材料(交联聚乙烯)、薄膜太阳能、车联网控制技术等方面有广阔的合作前景。”同时,董艺表示:“普拓作为致力于混合所有制改革和产业投资的专业投资机构,长期践行以资本助力国企改制的投资战略,普拓同神华、奇瑞近年来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未来将继续积极推动与神华、奇瑞的全面合作,助力企业发展。”

    另一方面,奇瑞汽车的股权结构已经开始发生一定的变动,公开资料显示,3月13日,华泰证券(601688.SH)全资子公司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三大股东,奇瑞控股的注册资本新增9.78亿元,22.86%的股权被转让给了华泰证券,而奇瑞控股正是奇瑞汽车第二大股东。

    对于混改的问题,记者也采访了一位奇瑞汽车的内部员工,对方表示,自己隶属于奇瑞汽车驻外团队,对于混改的细节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其表示:“引入投资者属于正常经营变化,对奇瑞汽车布局国际市场和新能源,包括开发新产品是利好消息。”同时他还表示,奇瑞汽车在海外方面的投资并没有收缩,作为中低层干部“没有什么担心”。

    业绩萎靡高管离职

    实际上,此次奇瑞汽车的混改和公司业绩可能有直接关系,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奇瑞汽车旗下所有品牌销量为68万辆,这一成绩比奇瑞在2017年初提出的“确保90万辆、争取100万辆”的目标相差甚远,与此同时,奇瑞汽车在乘用车市场的份额也在不断下降,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去年奇瑞汽车所占市场份额为2.28%,同比下滑0.21%,处于自主品牌第六位,落后于吉利、长安、长城、上汽乘用车和广汽乘用车。

    奇瑞销量的不振也带来了财务数据的大幅下滑,根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奇瑞汽车跟踪评级报告显示,2016年,奇瑞汽车的营收329.64亿元,利润总额为2.06亿元。到了2017年,公司营收同比下滑10.59%。营业利润-3764万元,净利润2.64亿元。今年一季度,奇瑞汽车营业利润为-6.76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亏损额扩大了4倍。另外,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库存数据显示,4月奇瑞汽车的库存系数高达2.6,这意味着经销商可以两个半月不用进货,经营压力和风险都非常大。

    对于奇瑞汽车所面临的问题,杜芳慈表示,奇瑞汽车这两年的失败有目共睹,除了管理、战略、品牌建设上的一系列失误以外,最直接的问题是观致,“奇瑞在观致身上先后损失了100多亿元,严重拖累了公司,投资方向出了大问题”,虽然奇瑞在去年把观致出售给了宝能,但是“以奇瑞的体量来说,观致直接导致了公司的萎靡不振”。

    杜芳慈还称:“奇瑞已经到了必须混改的地步了,引入资本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另一方面,此次奇瑞汽车引入新资本会不会导致管理层“大换血”?近期,奇瑞汽车再度发生人事动荡,奇瑞汽车原总经理助理、营销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赵焕公开承认离职。另外,还有媒体报道称,奇瑞汽车负责研发的总经理助理陆惟一也已经离职。随后,奇瑞汽车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贾亚权也被传出即将离职的消息。

    坊间甚至开始流传尹同跃也将离开。不过在6月2日,尹同跃和芜湖市政府官员一同现身上海参加会议,有部分评论人士认为,这是尹同跃在向业界辟谣,自己的位置依然稳固。

    杜芳慈也认为,尹同跃目前不太可能离开奇瑞汽车,即使混改之后,公司的股权结构可能不会发生质的变化,他表示:“奇瑞汽车此次混改可能是众多投资人一起入股,即使有超过51%的股权被出售,那也是分散出售,大股东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变化,尹同跃位置牢固,而且从威望和经验上来说,尹同跃在奇瑞无人能及。”

    另一方面,杜芳慈称,奇瑞汽车的混改在某种程度上是为国企混改的下一步“探路”。他说:“奇瑞汽车是最早进行市场化经营的国有车企之一,曾经做的非常出色,现在出了问题,也应该当改革排头兵。从体量上来说,奇瑞非常合适,其他的国有车企体量太大,资本没有能力投资,即使投资也会因为话语权不足难以产生质变。如果奇瑞改革成功,未来的混改可能会扩张到其他国有车企,甚至其他领域。”

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到《专家答疑》频道向专家咨询;您还可以点击首页的《汽车投诉》进行投诉!

关闭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