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陆 注 册

010-65537365

  • 电子邮箱:zhaohui@qiche365.org.cn
  • 信函地址:北京市天通中苑51号315-316
首页|汽车投诉|专家答疑|召回知识|新闻中心|召回公报|汽车知识|汽车三包|名嘴说车|牛车实验室

小鹏汽车夏珩:G3今年一定会交付,但没有量的要求

2018-09-27亿欧
小鹏汽车夏珩

    七月流火,转眼进入2018年的下半年,各大造车新势力也逐渐迈向量产交付的大考之际,小鹏、蔚来、威马、新特等新造车企陆续开始向用户交车。对于交付问题,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曾有言:“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一万辆。”这遭到了蔚来董事长兼CEO李斌的隔空喊话:“交付不了赔你一辆ES8。”二人的赌约一度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同成立于2014年的两家车企,有如此分歧言论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交付的不同理解与追求。对于小鹏汽车的量产交付和其把控质量等方面的问题,近日,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在接受亿欧汽车在内的记者采访时给出了他的答案。

    升至2.0版本,小鹏汽车今年不求交付量

    在采访中,夏珩回忆起当年小鹏汽车还在天使融资的阶段时雷军的一句话:“第一台车要造五年。”也许正因如此,夏珩称小鹏汽车一直秉持着“慢就是快”的理念,在众多造车新势力都急着量产时并没有显得那么“急迫”。

    实际上早在2017年7月,小鹏汽车的1.0版本就取得了国家工信部的产品公告,获得车辆销售资质。10月,与郑州海马合作生产,小批量的下线了15辆量产车型。这时的小鹏并没有开始大规模的量产,而是在今年3月取得专用号牌后,向内部员工交付了数百台,以供内部测评。

    这也符合何小鹏对于造车新势力的第一辆车的看法,他曾在朋友圈表示:“新造车公司的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

    如今,经过了1.0版本的小范围测试,小鹏汽车2.0版本“G3”即将量产下线。但当提到今年交付量的问题时夏珩表示:“小鹏汽车求质不求量,我们一定会在今年交付,对具体数量没有要求,但明年会交付几万台。”

    但既然确定了下半年开始交付,小鹏汽车相应的销售店也大多在今年开业。夏珩介绍称:“我们会在第一阶段采用自营模式,建立自己的口碑,后续扩张时再考虑将渠道多元化。”他表示,今年至少会有20家小鹏汽车的线下销售店开张,覆盖北上广深杭等地区。既有集销售体验与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店,又有纯销售店。

    此外,夏珩还介绍称,早期的小鹏有一个包括供应商、技术、售后和市场人员的售后服务小组,能够限时限刻地解决用户反馈的问题。而现在,小鹏汽车所有的交付地点都建有城市服务中心,内设远程诊断系统。不但能够积累大量的运营数据,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挖掘分析绝大多数故障。“包括电池的健康状况问题,”夏珩表示,“我们希望赶在电机出故障前就能预测到问题。”

    实际上,小鹏汽车不仅能快速解决电池故障,在充电方面,小鹏也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夏珩强调:“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自建自营并调试充电站的造车新势力,这是小鹏的特色。”据了解,2018年小鹏汽车共在北上广深杭等城市布局了十几个充电网络,与超百家的超级充电站签约。

    为造车建立智能网联工厂

    除此之外,夏珩提到,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不仅要做智能网联的车,更要用智能网联的工厂来做智能网联的车。

    那么小鹏的是什么样的?夏珩透露,首先就是每个工位上都有全连接的大屏,其背后是小鹏和海马联合工厂的MES生产管理系统和QMS质量管理系统,全面管理整个生产制造的流程。

    与传统车厂不同的是,小鹏汽车工厂可以通过工位大屏是将数据下发到每个工位上的,实时监控每个生产流程的质量情况。然后通过传感系统的反馈,在整个系统内分析管控每个工位的情况,让数据更加精准。

    此外,大屏还能通过视频显示本工位的操作和工艺的方式,来代替传统汽车工厂的工艺流程卡。这种动态更新生产调试的方式,可以关联前后数据,保证所有数据都是统一连贯的,降低不确定性。

    当然,所有设备的使用、维修、故障情况也可以通过大屏进行在线监控,实时上传数据,降低传输过程中的失真。夏珩表示,“质量数据的实时上传是小鹏独有的质量文化。”

    工厂如此智能,相应的其生产线的自动化率也是比较高的,小鹏汽车会通过自动化率降低人为的误差。目前,小鹏汽车的焊接自动化率已达85%,涂装自动化率89%,机器人数目达到273。其中不仅包括电芯机器人、快速点胶机器人、模组搬运机器人,还有进行搬运工作的AGV机器人。

    尽管对汽车的制造流程把控严谨,但夏珩也提到,“整车上市一年内的质量问题,绝大多数不是制造的问题而是供应链的问题。”所以小鹏汽车通过与超过200家的供应商合作来确保供应质量。

    此外,夏珩介绍道,SQE和技术工程师都会全程参与小鹏汽车DVPV的验证,所有关键零部件的现场都会有小鹏汽车的SQE工程师在进行把控工作。比如郑州海马,小鹏就派出了至少200人的质量和技术工程师,建立多点联动机制,针对量产交付工作成立快速行政小组。

    导致烧车的不是极端工况,而是质量

    虽然众多车企都声称其在生产制造的流程中极力把控质量,但近一个月电动车的频繁起火事件还是让众人对新能源车的安全问题产生质疑。对此,夏珩承认,确实造车新势力的很多技术还不够成熟,当企业急于求成而生产制造的流程却不规范时,新能源车就有一定几率发生火灾。

    同时,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比如没有遵守法律法规发生高速碰撞,或是电动车的进水时间超过现有技术的极限,同样会导致起火。但他也分析称,目前国内发生的绝大多数事故都不像是极端情况下发生的,更像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测试不充分而导致的。

    对此,夏珩表示小鹏汽车在量产之前是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的。首先在电芯方面,小鹏汽车使用的是液冷电池包。这种电池包的冷却和绝缘的管路都比较复杂,由于电芯较小,即便出现安全事故,破坏力也有限,很容易被隔绝。而且后续小鹏汽车将会依靠互联网对每个电芯进行溯源,确保所有出现质量问题的电池都能上溯至源头。同时,小鹏汽车的很多供应商也是特斯拉的供应商。

    除了选取高质量电芯外,小鹏汽车还对G3进行了进行了多项测试以确保其在极端环境下的安全。依据自主建立的电动汽车试验开发体系,其不仅先后进行了多轮高温、高寒测试,连高原、反季节等多项测试也已经完成。累计投入测试车辆200余台,测试时长约10万小时,里程超过500万公里。

    对此,夏珩表示:“我们的口号是不要让用户做小白鼠,一辆车该走的路,我们一步也不能少。”

    为确保第一批车的质量夏珩表示,“小鹏汽车会对整个质量流程和产品状态进行把控。”具体而言,其不仅和海马一起设立了联合工作组,进行自检、质量巡视等工作,还设置了专门的质量奖,给予员工相应的考核和奖励。

    夏珩笑道:“我经常说我们是200%的全检。”什么是200%呢?“就是人家做一套测试,你做两套,100%的检查两遍,以确保万无一失。”

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到《专家答疑》频道向专家咨询;您还可以点击首页的《汽车投诉》进行投诉!

关闭
官方微信平台
关闭
2018年全国汽车三包执行情况专项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