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2014

07/18

深度分析

分享至

2014-07-18 16:30:15

克莱斯勒燃油箱问题召回过程的分析和启示

克莱斯勒开始时拒绝召回

    2013年6月4日,克莱斯勒拒绝NHTSA(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要求其召回1993-2004款吉普大切诺基(Grand Cherokee)及2002-2007款吉普自由人(Liberty)共270万辆一事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Edmunds网站分析师Michelle Krebs评论称:“对于一家车企来说,试图挑战NHTSA在召回方面的权威是十分罕见的,并且是十分大胆的。在丰田召回事件之后,已经很少有车企在召回方面拖泥带水。”

    美国政府为何多次针对克莱斯勒?而克莱斯勒又基于何种缘由叫板政府?大切诺基车型在中国也有销售,它们存不存在同样的隐患?

油箱缺陷导致车祸频发

    代表美国官方的NHTSA已经不是第一次向克莱斯勒发难。据汽车商报记者调查,NHTSA下属机构汽车安全中心(Center for Auto Safety)从2009年开始就多次针对吉普大切诺基油箱置于后保险杠下方与后轴后方一事敦促NHTSA展开调查,而汽车安全中心执行董事Clarence Ditlow更是连续5次向执掌克莱斯勒的菲亚特CEO马尔乔内发出公开信,要求克莱斯勒对上述吉普车型实行召回。

    6月3日,在第五封《致马尔乔内的公开信》当中,Clarence Ditlow措辞强硬地表示:“由于油箱后置问题引发的车祸当中,已经有350人丧生,其中至少有112人直接死于火灾。我们已经多次要求马尔乔内实行召回,但这位老总似乎更愿意看到人们死于车祸而不是召回这些存在问题的吉普车。”

    汽车商报记者在调查当中还发现,在CAS的强烈要求下,作为主管召回事务方的NHTSA在经过调查之后向克莱斯勒递交了长达13页的《建议召回书》。

    报告显示,基于美国联邦机动车安全标准FMVSS 301,NHTSA测试了包括吉普大切诺基、自由人以及丰田4Runner、福特Explorer、日产Pathfinder、雪佛兰Blazer等吉普竞品车型,结果显示涉事吉普大切诺基、自由人两款车型由于油箱后置所发生车祸并起火的几率过高,并附有1998年至2012年由于该问题所导致的车祸详情。

    6月8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健对记者表示:“其实油箱最合理的位置应该是前轴与后轴之间,这样不论是前撞还是后撞都能对油箱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克莱斯勒由于油箱位置原因多次造成车祸、火灾等,应该认定为存在缺陷问题。”

    如果油箱惯常的合理位置应该在两轴之间,克莱斯勒的确不占理。

“嘴硬”的克莱斯勒

    然而,在NHTSA发布翔实的报告之后,克莱斯勒仍旧选择为自己辩护。

    在汽车商报记者获得的《克莱斯勒告NHTSA白皮书》中,克莱斯勒宣称,“克莱斯勒致力于汽车及公共安全,我们为NHTSA提供了了1933-2004款吉普大切诺基、2002-2007款吉普自由人的技术分析和详细分析材料,我们认为上述两款车型完全符合甚至联邦政府的安全标准,并不存在所谓的缺陷,克莱斯勒拒绝NHTSA的召回请求。”

    克莱斯勒在白皮书当中陈述NHTSA“采集数据过于片面”、“油箱问题造成车祸的几率并不高”等理由驳斥NHTSA的召回要求。

    克莱斯勒美国销售业务负责人Reid Bigland在总部奥本山表示:“我们的车辆是安全的,我们也不希望与NHTSA针锋相对,希望NHTSA与我们进行平等持续的对话,并取得一致的意见。”

    被“口诛笔伐”的菲亚特CEO马尔乔内也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希望与NHTSA和平地解决该争端,但我们坚信我们是正确的。我们会认真对待NHTSA的请求,当然也不会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除非NHTSA令我们感到难堪。”马尔乔内的话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随后的几个星期之内,克莱斯勒会说服NHTSA改变初衷。”

    而克莱斯勒质量负责人Doug Betts也曾针对召回发表言论称:“在过去的三年当中,克莱斯勒共实行了52次召回,有49次是自发召回。马尔乔内先生并不吝啬召回,他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榜样,如果真的是克莱斯勒的问题,我们不会回避。”

中国车主也紧张

    2013年6月6日,一位曾就职于美国律师事务所的法律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NHTSA在美国具有相当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它们能对克莱斯勒提出召回要求一定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根据以往的经验,对这些车辆进行召回将不可避免。他同时提醒记者,对中国消费者来说,或许更应该关心国内的相关车型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

    据本报记者调查,吉普自由人车型尚未被引进国内,但是大切诺基车型已引进销售多年。Jeep品牌官方网站显示,该品牌当前在中国销售包括大切诺基、指南者、自由客、牧马人在内的4款车型。某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的大切诺基于2005年开始进口,虽然不在NHTSA此次要求召回的年限内,但是这些车型的油箱是否经过改进不得而知。

    同一日,记者来到北京昌平某Jeep销售店,该店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并不知晓美国的召回事件。对于店内在售大切诺基,该销售人员称;“应该没问题。”在这家店,一位前来保养的车主则对记者表示:“Jeep的车不错,但小毛病不少。如果真的油箱还不安全,以后可真得谨慎选择了。”

    为了弄清国内车型的真实状况,6月6日,汽车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克莱斯勒中国相关人员,但电话始终无法打通。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SUV市场同比增长22.7%,是增速最高的细分市场。以此为契机,Jeep品牌在华销售同比增长107%。对于这样的业绩,克莱斯勒中国销售公司总裁郑洁坦陈,“赶上了市场行情”。

    采访中,前文提及的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此次美国召回车辆身上的问题在中国车型上是否存在,克莱斯勒中国应该主动出来表态,否则将可能产生不良的市场影响。他同时认为,Jeep品牌过去几年在华增长迅速得益于SUV市场的持续火热,克莱斯勒赶上了好时机,但如果对召回、售后服务这类问题反应迟钝将会在未来付出代价。

    6月7日,本报记者对北京多家Jeep销售店的消费者调查显示,在得知美国召回风波之后,83.5%的受访者表示,对克莱斯勒和Jeep品牌的信任度降低。

    然而,中国这个销售只有几万辆的市场对拒绝召回事件的反应或许根本不在克莱斯勒考虑范围之内。外界认为,拒绝召回的根本原因是经济账。

10亿美元“新负担”

    今年2月,身为克莱斯勒母公司的菲亚特发布集团2012年全年及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菲亚特去年在欧洲的息税前亏损额达到7.38亿欧元,并预计在2015年之前其在欧洲的业务无法实现收支平衡。

    外界认为,假若顺应NHTSA的召回要求,克莱斯勒将背负巨额的新负担,也间接加剧母公司的资金窘境。

    “与政府召回要求作对的例子太少,丰田在美国的实力强于克莱斯勒,但还不是败于美国政府之手?”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向记者表示,“究其原因,可能与召回费用有关,虽然不知道具体会花费多少钱,但从NHTSA针对的是克莱斯勒的油箱位置来看数目不在小数。更改油箱位置涉及到整个底盘的结构调整,这样的大动作克莱斯勒可能吃不消。”

    根据美国TheBlade网站的预测,召回并修复这些车辆要耗费克莱斯勒3亿美元到10亿美元,而整个2012年克莱斯勒的盈利才17亿美元,高达10亿美元的召回费用对于克莱斯勒来说无异于“屋漏偏逢连夜雨”。

    更有业内人士认为,270万辆车涉及的召回费用远不止10亿美元。本世纪初,福特召回300万个轮胎就花费超过20亿美元,克莱斯勒召回这些车辆产生的费用可能是天文数字。

克莱斯勒在压力下召回

    2013年6月18日,在马尔乔内与美国交通运输部部长拉胡德在芝加哥会面之后,克莱斯勒集团屈服于美国政府压力,同意召回156万辆较老的吉普车型,以安装能够保护油箱的拖车挂钩装置,并把剩下的270万辆汽车纳入一项不那么严重的“客户服务活动”。本次召回的车辆涉及1993-2004年款吉普大切诺基和2002-2007年款吉普自由人。为了确保本次召回的尽快实施,克莱斯勒集团将与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合作,尽快准备足够的替换用部件。

    但是,克莱斯勒集团为这些汽车制定的修复计划颇受争议:受影响的汽车面临油箱存在后碰撞起火风险的问题,而克莱斯勒集团将为这些汽车安装拖车挂接装置以保护油箱,从而降低后碰撞导致起火的可能性。克莱斯勒声称:“克莱斯勒已经完成了替换设计,将启动工具作业程序以交付所需的保护。启动一项安全召回活动要求我们从事复杂的工程工作,并与NHTSA密切合作,积累足够的替换用部件。克莱斯勒对于保证客户安全性的承诺是非常认真的。”此外,克莱斯勒也在NHTSA网站上公布了本次召回的车主通知函。该公司发言人埃里克·梅恩(Eric Mayne)公布了上述声明,但他拒绝回答有关召回时间的问题。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的发言人南森·奈勒(Nathan Naylor)则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该局目前正在继续对克莱斯勒集团提出的补救办法进行调查。

   克莱斯勒此前迫于NHTSA的压力而同意采取召回措施,NHTSA指出,与竞争对手所生产的类似车型相比,克莱斯勒集团的吉普汽车更有可能在受到来自后方的碰撞时发生起火事故,其原因在于这些汽车的油箱位于后桥的后方,这使其更容易受到后碰撞的影响。克莱斯勒集团则对此作出否认,向该局表示其车辆安全性表现良好。包括汽车安全中心(Center for Auto Safety)在内的消费者团体已对克莱斯勒集团提出的上述补救办法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该中心要求NHTSA对采用这种补救办法进行修复的汽车进行碰撞测试,但NHTSA尚未就其是否将会这样做的问题置评。

召回进展十分缓慢

    2014年1月中旬,距离克莱斯勒因汽车后碰撞可能引起燃油箱起火而宣布召回后已过去了7个多月,克莱斯勒集团终于做好了准备开始召回近160万辆1993到1998年款吉普大切诺基(Grand Cherokees)汽车以及2002到2007年款吉普自由人(Liberty)多功能运动型车。

    2014年7月初,NHTSA认为克莱斯勒目前的召回步伐过于缓慢,要求克莱斯勒公司解释为何需要花费那么长时间(一直要到2018年)才能完成对吉普SUV加装拖挂装置的召回。为此,克莱斯勒于7月15日晚些时候向NHTSA提交了这份报告。

    2013年6月,NHTSA和克莱斯勒公司发布公告:因为部分吉普SUV车辆后置燃油箱在发生追尾事故时有较高的起火风险,克莱斯勒公司将召回156万辆汽车。截至2013年6月,NHTSA已经发现有51起死亡事故与该问题有关。本次召回受影响的车型为2002-2007年款吉普自由人(Liberty)和1993-1998年款大切诺基(Grand Cherokee)。

    在向NHTSA提交的9页报告中,克莱斯勒公司称它将向其供应商支付一些费用,以便供应商能够增加一些机器人,这样就能更换快地生产出所需的拖挂装置。

    克莱斯勒公司称,因为许多老款SUV不再上路行驶,另外还有一些已经安装了拖挂装置,实际需要加装拖挂装置的车辆数量远远低于召回数量。

    克莱斯勒公司是菲亚特汽车集团下属企业,向NHTSA报告称本次加装拖挂装置的召回费用约为1.51亿美元。该公司预计,约有87.5%的吉普自由人和一半的大切诺基可能会到经销商处安装拖挂装置。

编者感悟
 

    由本次召回监管过程可以看出,美国的召回监管机构NHTSA在汽车召回监管方面的力度是毋容置疑的。在分析一个汽车质量问题是否影响安全以及是否需要召回时,通常汽车生产企业拥有绝对的技术优势和信息优势,尤其对于克莱斯勒这样老牌的、强势的汽车大鳄来说。但是,NHTSA也并非等闲之辈,NHTSA一方面也拥有大量的技术专家,有能力对质量问题进行分析和调查;另一方面NHTSA拥有广大消费者的投诉数据和厂家备案的索赔、事故、诉讼等数据,有充足的数据提供支持;更重要的是NHTSA具有强有力的法律武器,即美国法典第49条301章,也就是之前的《国家交通与机动车辆安全法》。

    汽车企业召回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召回措施、召回进度必须受到NHTSA的监管,这样就能确保召回不是停留在纸面上的花架子。召回措施必须真的能够解决缺陷问题,企业必须尽快协调零部件供应,确保召回尽快实施,尤其对于已经发生人员伤亡事故的缺陷问题,监管机构通常会要求企业尽快修复。企业不能以零部件供应不上,或者为了优先保证新车生产而延误召回。

【来源:中国汽车召回网】

【作者:】

THE END

欢迎商讯广告合作 寻求合作

0条评论

Copyright © 2017.company 中国汽车召回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466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1402010522

扫一下关注微信公众号

汽车投诉热线

010-65537365

或拨打 010-64696365

8:30-16:30 (法定假日除外)

微信公众号

用户登录 ×